あなたがいない世界、花が咲いて又枯れて

烈日,

吊在上空

汹涌的人流

被困在一个巨大的金属笼子

思想的翅膀最终夭折

自由和面包

如何抉择?

伪善的笑容,

挂在参观者的面孔上,

似笑非笑,

他们不是橱窗中的商品,

灵魂却像牲口,

牵到这里

进行倒卖和交易

两只握着的手

互相示好

相碰的酒杯

既扮演相逢

有扮演别离,

这透明的坟茔

怀念能穿透它

我安于这一隅,

于追求那一丝从手缝中溜走的光,

求稳住心中那一束随时灭掉的火

灯光酒色中,

能做到的,

只是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是给自己最大的安慰罢了。













评论
热度(1)

© 花开、谁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