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がいない世界、花が咲いて又枯れて

窗边的隐形人

有一群人

他们穿梭在人群的罅缝中

有一群人

他们无家可归,风餐雨宿

有一群人

他们是被上帝遗弃的流浪儿

孤独永生与他们陪伴

这样一群人

社会仁慈地给了他们一个名字

“疯子”

就这样“疯子“残忍的从人们的眼睛里重新活过来了

他们是这个世界里现实的隐形人

没有人会看到他们

没有人与他们说话

偶尔一两个人看到了也假装看不到,匆匆的与他们擦肩而过

走得快,鞋带起了一阵灰尘,模糊了整个经过

他们并没有犯下滔天大罪

人们却给他们判下了死刑

上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天空还是仍就的蓝,蓝的有点假

就像故意画上去似的

不然怎么会没有一滴雨呢?

小鸟觅食完后安静的躺在他们身边的树窝上

连一声满足的饱嗝也不愿意打出来

虱子疯狂地啃咬他们腿部的皮上组织

连着血肉的生命

似乎要吃干抹尽才肯满足离开

太阳似乎也要掺上一脚

剥夺这群可怜人所剩无几的饥渴

他们麻木的手

不敢再接触那被称为“希望”的东西

他们的唇、舌

疯狂的思念梦境中的面包

并希望能够咬上一口

于是生活被他们咬了一口

结果他们的手脚被现实捆绑,扔到了黑暗中角落里

唯有一种“真爱”的感情才能解救他们

我问了一个正在咬着棒棒糖的小孩

他天真地说:“那是什么东西,有棒棒糖好吃吗?”

我顿时哑然。



这是我在LOFTER的第一篇文章,我是通过博客才了解的,其实很早知道,只是不知道怎么加入,分享一下吧。
评论
热度(6)

© 花开、谁笑 | Powered by LOFTER